俞江。

“逆我者,杀无赦。”

【阑尾】《圣诞雪》


早晨朦胧的阳光撒在操场上。

陈赫手里拎着四份早餐,斜斜的倚靠在墙边,看着操场上那个模糊的背影。

他是郑恺,陈赫的室友兼好兄弟。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还有另一层关系。

一层不能说出口的关系。

陈赫微微眯着眼睛,扬着嘴角,看着郑恺在操场上慢慢的跑着。一步一步,像是四年来他走过的历程。

记得第一年来到这里时,郑恺只身一人稚气未脱,拖着行李箱走在上戏磕磕绊绊的石子小路,那时的他也遇见了陈赫。两人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了一个同样青涩的命运。而今年,在上戏的第四年——最后一年,在石子路上趁着月色许着天荒,离开疯过闹过醉过笑过哭过的校园奔赴理想。而这一年,就要大学毕业了。

想到这些陈赫幽幽的从墙边走过来,朝走近了的郑恺招一招手。不远处逆光的一个身影也朝陈赫挥挥手,陈赫再次眯起眼睛,看着郑恺的步伐一点一点的快起来直到狂奔到自己面前。嘴角不自觉上扬。

“侬好啊!”

“今天起这么早啊,猪?”

郑恺淡淡的笑着。

“过两天不就,毕业了么…那个,我,给咱们601寝室做点贡献,早起一次买了早点。”陈赫举了举手中沉甸甸热乎乎的塑料袋,又凑到了郑恺跟前。

郑小狗来闻闻,看香么?

你才小狗!郑恺瞪了陈赫一眼,“不过挺够意思。”郑恺推了推陈赫的肩膀。喂你跑不跑?

跑就跑!来比赛预备开始!陈赫向身后跑去。

喂,猪你耍赖!陈赫笑着看见郑恺从自己身边跑过,还不忘得意的朝他喊一句,猪,你该锻炼了! 自己嘴角的弧度又加深了几分。现在的郑恺,还和初见时一样,像个孩子,幼稚得可爱。

晨雾散去,这个冬日里的阳光格外温暖,陈赫迎着阳光,望向距离自己不过五米的那个熟悉身影的侧脸。

清秀,阳光,就是这个单眼皮,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从初见就刻进了陈赫的心里,再也抹不掉。每每想起来心里都十分温暖。

就这样跟随着郑恺的步伐跑完了2000米,陈赫倒在操场上。

喂,小狗你…累不累?陈赫喘着粗气问,呼出去的热气变成白雾,随着风消失不见。

“不累啊。”郑恺的气息依旧很均匀。

郑恺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很小声的说,

猪,过几天就毕业了,我会想你的。

转身又低下头,认真的盯着陈赫,“那你呢? ”

陈赫看着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忽然就有些恍惚,平时的能说会道也不知去了哪里,只记得当时自己就坐起来勾住郑恺的肩膀说了一句我当然会想你啦。

郑恺皱着眉看了看心不在焉的陈赫,低低的说了一句话。

“什么?”“没…没什么。”望着郑恺有些躲避的目光,陈赫没有多问。

月色朦胧的洒进窗里,伴着朦胧的雪花飘飘洒洒飞舞漫天。郑恺进寝室时屋子里只有陈赫一个人,正沉寂的站在窗前。郑恺慢慢走过去,“陈赫你干什么呢? ”“你看,今天是圣诞节,外面下雪了呢…而且天上还有星星,那么多,就像…今天早上你的眼睛一样…” 郑恺笑起来,说你怎么就那么矫情。眼前的人却转过头自顾自的说,“你看今天多美啊。满天的雪花啊…”郑恺又笑起来,问他,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陈赫看着郑恺没心没肺的笑脸,之前那些在心里藏了很久很久的话也终于脱口而出:

“郑恺,我喜欢你。喜欢你四年了。”

郑恺沉默着。

沉默中陈赫苦涩的笑了笑,“好,我知道了…那个,郑恺啊圣诞节快乐。”

正要离开,衣角被一双手紧紧拽住,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你知道今天早晨我说了什么吗?”

“嗯?”

“我,喜欢你。”

2008年的圣诞,大雪,年末。随着雪花会飘来更多的美好时光。俩人的故事永远不会完结,缠绕着最平凡的美好,时光不老初心不变我们不散。

伴随着这场美丽的圣诞雪,遇见你,我不胜光荣。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