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江。

“逆我者,杀无赦。”

【叶黄】换宠物

啊啊这个真的特别棒!

一个脑洞:

摸鱼  感谢喜欢


———————————————————————————————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叶修养了一只鸟。




其实那只鸟一开始并不是叶修养,是魏琛去买来养着玩儿的,一只红毛黄嘴巴的鹦鹉,一开始叶修嘲笑他,又不是退休老干部,还养什么鹦鹉——接着第十赛季过了,世界赛也过了,叶修变成了个‘退休老干部’,魏琛在他回来的第一天就把那只鸟给他送了过来。




作为退役老干部,叶修其实一开始是拒绝的,他不怎么爱养宠物,自己生活起居都不正常,还养宠物,不把人家小动物养死,而且鹦鹉这种东西,多吵啊,秒秒钟就能让人想到那个谁,那个每天吵吵嚷嚷闹闹腾腾的那个谁。 




后来是苏沐橙和陈果一起劝他,说身边有个鸟也热闹一些,省得他一天到晚熬夜都没个人和他一道儿说话——而且这只鹦鹉吧,不是个普通的鹦鹉,这是只特殊的鹦鹉,这只鹦鹉,不怎么会说话,简直是鹦鹉界的周泽楷。




叶修接了这只鹦鹉,平时也没做什么,就把这只鸟挂起来,天冷了放进屋子里,天热了拿去阳台上,这还是只训练有素的鸟,会自己拉屎喝水,养起来很省事,只要给它定时放水放粮就好。




就这么着,叶修养那个鸟一养就养了快半年,他打荣耀的时候那个鸟在边上,他喝水吃饭说话的时候那个鸟都在边上,他没有特地教,也不知道那只鸟到底有没有学会说话。


 


叶修养鸟没几个人知道,蓝雨养柯基这事儿在联盟里面却是人人皆知,那只小柯基是黄少天搁路边上抱回来的,当时还是只灰扑扑湿哒哒的小狗崽子,看不出什么品种,黄少天求了蓝雨经理挺久才能养在训练营里,后来小狗崽子慢慢长大了,黄少天也养得好,渐渐油光水滑起来,越长越可爱。


 


黄少天抱着他发过几次微博,喻文州的微博照片上也老是出现这只小短腿,再加上小家伙本来就长得可爱讨人喜欢,粉丝们爱屋及乌,对这只小短腿的喜爱之情越演越烈,甚至出现了蓝雨柯基教,蓝雨柯基粉丝后援团——还有更可怕的,今年蓝雨因为这只柯基,还接到了一个代言狗粮的广告。


 


原本这一鸟一狗八竿子打不着,直到有一天,经理和黄少天说这个狗不能再养了。


 


宛如晴天霹雳,这只小短腿是黄少天一手带大的,黄少天对他的感情简直和对卢瀚文差不多,这么突然就说不能养了,这是一个多大的冲击啊??可是黄少天也没什么话反驳,因为这只小柯基吧,子随父相,一个字——吵。




还是只小狗崽的时候就会扯着奶嗓子嗷嗷叫,现在长大了,一不留神他在蓝雨训练营满地乱跑撒欢,啃鞋子咬电线,汪汪汪来汪汪汪去,一犯事还特会装可怜,眨巴了两只眼睛冲人呜呜。


 


可是再会装可怜也不能养了,这个月蓝雨的网络电线已经给这个小短腿咬断九次,都说事不过三啊,这都三个三了,蓝雨经理一狠心,说不管怎么样,这只小短腿是坚决不能再养,谁求情都没用。


 


黄少天抱着小短腿,哼哼唧唧地想了两晚上,好歹是自己儿子,可不能随便就送给谁了,丢掉也不行,只能送给他身边熟悉的信任的人——微草的王杰希不能,他们已经有只猫了,小短腿过去要受委屈;霸图的张佳乐也不行,想想霸图那个氛围,小短腿去那里不给折腾死;轮回也不行,小短腿这个话唠的性子一看就知道和轮回画风不符。


 


想来想去,黄少天终于找到个能托付小柯基的人——叶修。


 


你看叶修,现在退役了多的是空闲时间,还有钱,家里还就他一个人,虽然饮食是不规律了一点,可是他能打电话过去催呀!而且他知道叶修小时候养过一只叫小点的狗!有钱,单身,养过狗,这简直是托付小短腿的最佳选择!!


 


于是没过几天,叶修接到了来自黄少天的电话轰炸。


 


“老叶老叶!!你缺宠物不?我跟你讲我有一只小柯基啊,特可爱!特乖!绝对不咬拖鞋!也不咬人!你要不要养啊?养宠物有利于身心健康哦?”黄少天充满期待地问他。


 


“...可是哥家里已经有个鸟了,你把柯基送过来,不会鸡飞狗跳吗?”叶修瞅了一眼自己边上的那只鹦鹉。


 


“...鸟和鸡你都分不清楚你还行不行了,哎,老叶,你忍心看一只可爱的小柯基流浪街头吗?冬天被雪盖住,夏天躺在水泥地上,多凄惨,还没有东西吃,没有地方睡觉,小短腿被别的大野狗咬了也跑不掉。”黄少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可怜的天天,好不容易有个家了,又要露宿街头。”


 


“等等,你那只狗叫什么?”叶修抓了个关键词。


 


“....天天。”黄少天怀里抱着那只狗,一板一眼地回答他。


 


“你给柯基起自己的名字?”叶修有点想笑,起了这个名字,他光用想的就能想出来这只小短腿有多吵。


 


“不是!是队长他们起的…说是呃…”黄少天噎住了,接下来这个属性可能不是很利于他推销这个狗。小柯基在他怀里挪了两下,响亮地汪了一声。


 


“说什么?”叶修起了兴趣,不依不饶地问他。


 


“…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个名字而已啊你别计较这个!”黄少天试图拉开话题,“你到底养不养啊!!”


 


“你把喻文州说的话告诉我,我考虑一下。”叶修倒是抓着那个话题不放了。


 


“…说它和我一样吵行了吧??”黄少天自暴自弃,“但是它其实也不是特别吵!真的!你凶它一下它就不会叫了…老叶你要不要看他照片,我传给你!真的很可爱啊,养吧养吧?”


 


“嗯……”叶修憋着笑,他是在微博上见过那只小柯基几次,小短腿圆屁股,姜黄色的长耳朵,是和黄少天挺像。


 


“老叶…你真不养啊?”黄少天有点失望,伸手去捏怀里小柯基爪子,才捏两下就听见话筒里传来叶修带点笑的声音。


 


“养啊。”叶修笑了笑,“我养天天,你把我的鸟拿去。”


 


黄少天想了想,鸟好啊,听说叶修那个鸟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又不会啄电线!养就养了呗!




换宠物那天,黄少天特地拎了个巨大的包裹去找叶修,抱着那只毛茸茸的小柯基,天天就在他的怀里露出个头,他一件一件往人面前掏东西。




“这个是磨牙棒…虽然天天现在也不用了,可是还是给它放着啊。”黄少天把那个骨头形的玩具放下,“这个是狗饼干,天天喜欢香草味。”




“还有这个小被子小枕头,和这包狗粮,这个狗窝…”黄少天把那一袋子东西往叶修面前放,数了挺多,最后才把怀里那个小短腿掏出来,“…哝,给你了。”




叶修把黄少天递过来的那只狗抱住,小短腿还不乐意,在他怀里蹬了两下腿。和黄少天比起来叶修简洁多了,就一个鸟笼子和一包鸟饲料。




黄少天赶时间,走的时候还挺舍不得,一步三回头,天天眼睁睁看着人走,趴在叶修怀里呜呜叫了两声。




“天天?”叶修把小短腿抱起来举到面前,“以后就跟着哥混了啊?”




“…汪呜。”这一声听着有气无力的。




黄少天抱着只短腿去找叶修,提了只鸟回蓝雨,经理看着那只红色的鸟,想想勉强同意养着,还约好晚上冷要搬回黄少天屋子里,白天就挂在大家训练的房间里头。




那只鸟吧,起先是挺安静的,每天就喝喝水吃吃粮,谁去逗它它都只咕咕两声。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的基础训练出了点失误,还好死不死给喻文州抓到了。




“不能因为基础训练就放松啊?”喻文州教育人。




“不是,队长我刚就是晃了个神!我没放松!真的!”黄少天急急忙忙地弥补自己的形象。




“呵。”




“…队长?”黄少天不可置信地回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队长居然会学叶修嘲讽笑,“刚刚是你呵的吗?”




“不是啊,我没有笑。”喻文州满脸莫名其妙。




“那是谁呵我!”黄少天扭头东张西望了一阵子,“谁!站出来!不服开战啊!!”




“呵。”那只鹦鹉对着黄少天,字正腔圆,发音标准,妥妥的叶修版嘲讽。




“……”黄少天沉默了,他能和只鸟PK吗?显然不行啊,所以他只能憋屈地,给鸟主人打电话了。




“老叶!你说那只鸟不会说话的啊??”黄少天气鼓顾地抱怨,“你这个大骗子!”




“哦?它说话了啊?”叶修其实挺无辜,那只鸟在他那儿是真不说话,“说了什么?”




“…它呵我。”黄少天告状。




“呵。”叶修回应。




“我靠!”黄少天怒。




“来来来,天天来,给哥抱抱。”电话那边叶修突然冒出一句。




“滚滚滚!!!谁要给你抱抱!”黄少天还在气头上,说话不过脑,利索地反驳了回去。




“没喊你。”叶修那边悉悉索索了一阵子,传过来的声音离话筒就远了点,“小短腿,给少天大大汪一声。”




“汪!”那边传过来响亮的一声。




“你倒是和小短腿处得好...有没有给他好好喂东西吃啊?甜的东西不要给他吃太多,H市这么冷你晚上多给它盖个被子...”黄少天才一会儿就忘了自己被鹦鹉呵的事情,转眼去关心自己亲儿子。




“哪儿能冻着天天啊,都和我一道儿睡了。”叶修把柯基抱到腿上,单手拿着电话,腾出只手去捏柯基的屁股。




“哎那你记得给它洗澡啊,每天滚在外面脏不脏的...”黄少天脑补了一下天天被老叶抱着睡觉,脸上不自觉地烫了起来,“那什么,那就这样吧啊我去喂鸟了!”




黄少天电话挂得急,都没听叶修和他说了什么,把电话甩开了一抬眼就见着那只挂在自己屋子里的鹦鹉。




“你,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黄少天走过去给它倒鸟粮,“是不是老叶给你带坏的,好好一只鸟你会咕咕就行了,呵什么呵,来跟着我说‘早上好’。”




“咕咕。”鹦鹉不领情。




“早上好。”黄少天孜孜不倦。




“咕咕。”




“早——上——好——”




“小话唠。”鹦鹉居然给冒出句人话来。




“靠?”黄少天抬手去戳了戳鹦鹉的脑门,“谁教你的,又是叶修是不是?你说说你怎么就不学好!叫剑圣!”




“小话唠。”鹦鹉和人斗气似得,就拿那三个字和黄少天说,是他最熟悉的语气,叶修也是这么喊他,尾音扬一点,带着一股子欠揍的感觉。




黄少天皱巴着脸,把自己丢去床上拿被子裹了起来,叶修养的鹦鹉果然和这个人一样,脸T,嘲讽...烦人。




不过黄少天是谁啊,天大的事情,睡一觉又是一条好汉,第二天早上他举着那个鸟笼,意气风发。




“来帮我把这个老叶挂到门边上去!”黄少天满脸得意,把那只鹦鹉挂高了。




“...黄少,这只鹦鹉你给起的名啊?”郑轩一进门就听见这句话,诡异得抬头。




“对啊,你看这只鸟的配色,红毛黄嘴巴,像不像老叶的风格?而且它还嘴欠!以后就叫老叶了啊!”黄少天拿手指摸了摸鹦鹉的头,“等会有人进来,你就要说‘欢迎’知道吗?不说没有午饭吃!”




“呵。”鹦鹉嘲讽道。




“......”黄少天皱着眉头,拿走了一颗鹦鹉食盆里的粮食。




“...黄少这是什么情况?”郑轩转头问边上的宋晓。




“不知道,我昨晚上还听见他大半夜的说早上好...我们要不去和经理求求情,把天天再抱回来?”宋晓也满脸担忧。




黄少天倒是一点没有自觉,真把那只鹦鹉的名字改成了老叶,别说,这名字他喊起来真顺口,一整天都在那儿“我去给老叶喂个水。”“我去给老叶撸毛。”“老叶的粮食空了!”




蓝雨训练营里这些个以前被叶修虐过的人,现在还要给只叫老叶的鹦鹉虐,过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苦不堪言。




那天晚上黄少天和叶修打电话,扯东扯西地聊,说到一半黄少天撇了眼旁边,那只鹦鹉对着他脆生生地喊出一声:“小话唠。”




“靠,老叶你闭嘴!”黄少天骂了句。




“恩?”叶修在电话那头莫名其妙,他这还一句话没说呢怎么就闭嘴了。




“啊不是,你那只鹦鹉,我叫他老叶。”黄少天回过头给叶修解释。




“那你叫我什么?”叶修在电话那头挑了挑眉毛,内心有些许不爽。




“叫你叶修啊。”黄少天回他。




感情叫鹦鹉还比叫他亲,叶修看了眼窝在自己身边的小短腿,勾着嘴角笑起来:“天天,来给哥摸摸。”




“...等等你摸哪儿啊!”黄少天虽然知道这人喊的是那只柯基,可还是忍不住紧张地绷直了腰。




“摸肚子啊。”叶修答得理所当然,“还有耳朵,脸——和屁股。”




“靠你....要不要脸!!”黄少天耳根发烫,捏着手机想挂电话,手上却按不下挂机键。




“恩?怎么不要脸了啊?”叶修还在继续,压着嗓子和人描述他怎么摸得柯基,“天天的肚皮软,屁股也软。”




“闭嘴闭嘴!”黄少天抖了抖,往被子里缩进去。




 “哟,天天还会舔我。”叶修压着笑,单手逗弄那只小短腿,“天天?”




“...喊什么喊...”黄少天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答应了给柯基取这么个名字。




“喊两声怎么了。”叶修其实早放过了手上的小短腿,他对着话筒喊名字,是在欺负那边的‘天天’,“少天...”




“我靠!”黄少天抖着手把电话挂了,他不由自主地想象叶修是怎么抱着天天睡觉,拿好看的手摸天天的耳朵,捏天天的耳朵尖,给天天顺毛...摸天天的屁股,“妈的,不要脸,流氓,叶不羞!”黄少天耳根通红地骂了两句,掀开被子跑进了厕所。




以前是一点都没觉得,现在叶修这么一折腾,他就有点难以想象对方是抱着什么心情在饲养那只和自己同名的柯基。他和叶修吧,两个人你撩我炸,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彼此什么意思早就摸得七七八八,就差那一层窗户纸,这层纸估计是加厚的A4铅画纸,捅了这么久,硬是没破。




自从那天晚上过了,黄少天就再不敢和叶修打电话了,喂鹦鹉的时候被喊一句小话唠,他也就撇撇嘴,再没和这个鸟计较什么。




再过了几天,黄少天发觉这只鸟估计是在叶修边上呆得挺久,学会的话还真不少,老是冒出一两句网游里头常用的。




“拉住他们,一波带走。”




“哥来T。”




“行了行了,散了吧。”




黄少天每天晚上听那只鹦鹉在耳边上这么说,久了都能想出来叶修是怎么打的游戏,那人坐在椅子上手指翻飞,屏幕上君莫笑三两下就挑空夜雨声烦,连招打到残血。




那些都不是什么,鹦鹉喊得最多的,是黄少天,全名会喊,小话唠也会喊,连叶修嘲讽版的少天大大它都会喊。




“少天大大。”鹦鹉自从来了蓝雨,估计是受到了话唠气场影响,逮着空子就对着黄少天猛叫,“少天大大。”




“干嘛干嘛!”黄少天边给它倒水边嘀咕,“你倒是学的挺像...老叶平时喊我这么多声干嘛啊。”




“黄少天。”鹦鹉听不懂人说什么,只知道一味地重复学会的话。




“...所以说一直喊名字要干嘛啊。”黄少天拿手去摸它翅膀。




“喜欢你。”鹦鹉在架子上跳了两下,躲开人手,嘴里话倒是没停下,“哥喜欢你。”




“...你喜欢谁。”黄少天僵硬地咽下口水,紧张兮兮地问回去,想来也有点好笑,一只鸟而已,它知道点什么,有啥好问的。




“你啊。”鹦鹉睁着他的眼睛,对着黄少天眨巴了两下,“小话唠。”




 到底是说了多少遍的喜欢,才会被鹦鹉听见,还给记下来了。




 叶修那边多了只吵吵嚷嚷的小短腿,麻烦事情也跟着多了一堆,洗澡喂粮就不说了,每天晚上连野图BOSS都不好抢,一熬夜那只小短腿就要跟过来,蹭到他脚边上嗷嗷叫,起先是把它丢在狗窝里睡的,哪知第一天晚上小短腿就半夜挠他门,叫得那叫一个委屈,叶修只好给抱去床上。




晚上熬不了夜,早上还早起,按照蓝雨的作息来,准时八点整,小短腿就要想办法把叶修从床上拖起来。




苏沐橙她们过来玩儿,知道他养的柯基名字居然叫天天,都对他丢出一个‘哦,我们懂了’的眼神。方锐甚至还私下问他“是不是睹犬思人。”




那天他拿小短腿的名字逗黄少天,听着话筒里面传过来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把他自己也喊得心里烫了一片。




黄少天这个小话唠啊,他逗了这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出句喜欢。




小短腿天天是讨人喜欢,可叫这个名字的本人讨叶修喜欢多了。




他有天中午带着柯基出去遛弯儿,回来就看见那个本人蹲在自己家门口,估计又是急匆匆赶过来,手上倒是没和上次一样拎着大包裹,就拎着那个鸟笼子,几天不见的鹦鹉,不知给黄少天怎么喂的,肚子都圆了一圈,毛茸茸地长成颗球的样子。




“少天大大?”叶修抱着小短腿走过去,柯基天也认识主人,撒欢从人怀里挣脱开,冲着黄少天一路狂奔,屁股扭得欢乐,起跳一下扑进黄少天怀里。




“老叶你怎么养的啊,怎么变这么胖了...你是不是他一喊你就给他喂吃的了!我跟你讲饿两天没事的!”黄少天抱着柯基来回打量,摸来摸去地确认小短腿身体健康。




“哪儿舍得饿天天啊,是不是?”叶修靠墙站在一边,没看着鸟,光顾着盯黄少天。




“......”黄少天没接话,反而从口袋里掏出个手机来,滑动了两下按到录音播放模式,“来来来,你过来我给你听个好东西。”




“恩?”叶修不明所以地凑过去,就听着黄少天手机里先是安静了一阵,接着传来了他自己鹦鹉的声音。




“哥喜欢你。”“我喜欢你。”“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




几乎全是那几句话的重复,叶修听着听着就眯起了眼睛,黄少天端着手机的手有点抖,耳根微微泛起点红。




“老叶?”他好不容易录下来的,现在放给叶修听,没想到他自己也给听到心跳加速。




“恩。”叶修应了一声,他这个荣耀教科书一世英名,这会儿就给只鹦鹉毁了,他只能对着人摊牌,把录音里那些话再说一遍,“黄少天啊,我喜欢你,以后就从了哥好不好?”




果然是真人的杀伤力比较强,叶修的嗓子就响在他耳边上,再近一点搞不好能感受到吐息,黄少天柯基都抱不住,小短腿从他怀里蹦下去,抬头看着自己的两个主人。




叶修凑得近了点,盯着黄少天红了的耳尖看,被盯着那人抓着手机扬了扬,把录音的后半段也放了出来。




“我也喜欢你。”




END.


这个就是我中午不小心发了草稿的那篇.....


 @水仙  水仙前几天AT我的一堆30题里面有一个,说是虐受虐攻的,叫“交换宠物”我怎么看都觉得是个小甜梗啊...

评论(2)

热度(2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