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江。

“逆我者,杀无赦。”

《鹭哥和他的小朋友》1

_时间:20180722

权健队在回酒店的大巴车上,刚刚洗完澡换好衣服,头发还是湿的。大巴车上很黑,有些人在听着歌睡觉,有些人在玩手机,手机微弱的光只够照亮一个人面前的一小片地方。
没有人说话,鹭哥和小朋友坐在最后一排靠窗。身边都是大包小包,大家很默契地把最后一排让给他们。车上空调很足,小朋友靠在鹭哥肩膀上,头发还在往下滴水,把自己的领口和鹭哥揽着他的胳膊都打湿了。两个人都没在睡觉,也没在玩手机,各自看向一边车窗,属于北京的晚上。外面的灯火迅速向后退,把车里晃的时暗时明。
鹭哥胳膊被压麻了,就拍拍小朋友肩膀,示意他起来一下。小朋友就向前坐了一下,扭头冲鹭哥笑。鹭哥就把胳膊绕到前面来,从上面握住小朋友搭在自己腿上的手。十指相扣一下,两个人谁也没看谁,小朋友又找了个舒服姿势靠回去。鹭哥感觉自己袖子被洇湿的、贴着皮肤的地方有点凉。
小朋友肩膀顶了一下子鹭哥,小声说,哥。
张鹭知道他要说什么,捏了一下他的手。
坐他俩前排的郑达伦正在玩手机,听见张修维说话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回过头去,用那种起哄班里小情侣的表情看他俩笑。小朋友笑着瞪了他一样,鹭哥说,去。郑达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挨完俩小情侣的暴击美滋滋从口袋里翻出来耳机戴上,选歌,睡觉。张修维拿出来手机,指纹解锁之后屏幕的光很刺眼,鹭哥正在低头看他,被晃的眯着眼侧过头去。小朋友手忙脚乱把亮度划到最低,然后点开备忘录,打字。打完了就很得意地在鹭哥面前晃。
鹭哥捏住他手腕让他停下来,看完了里面的内容:
今天咱俩一屋
然后他把手机拿回来,也在下一行打字,还回去:
我还没同意呢
张修维看完了,笑了,当着鹭哥面删掉了两句话,把手机按灭。
然后闭眼,装睡。你说鹭哥欺负人?不听不看不知道。
鹭哥很无奈,决定下次发微博再cue他一下。



@红茶Kano

评论(5)

热度(2)